全球生活网 > 文化 > 内容

文物“团圆”拼出凌家滩“文明星图”

时间:2022-12-09 17:58  来源:网络  阅读量:12028 

凌家滩遗址是如何被发现的?鹰、玉人、玉龙是如何制作、诞生的?灵坛的祖先是怎么生活的?为什么中国文化是多元的?

12月7日,由安徽省文化和旅游厅、马鞍山市政府联合主办,安徽省博物馆、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含山县凌家滩遗址管理处承办的“璀璨星光——凌家滩文化展”在安徽省博物馆新馆举行。安徽博物院精心挑选了来自故宫博物院等7家文博机构的194件具有重要考古价值的玉器、石器、陶器等展品,力求深入浅出地为普通观众解答上述问题。

这是凌家滩遗址出土文物的“大团圆”。

灵潭遗址是长江下游巢湖流域发现的规模最大、保存最完整的新石器时代中央聚落遗址,总面积约140万平方米,被列为全国百大考古发现之一。大型祭坛、祭祀坑、石圈、墓葬、聚落、壕沟等遗迹的发现,以及大量玉器礼器、石器、陶器、炭化作物、牲畜骨骼的发掘,揭示了古代凌家滩是集祭祀占卜、生产生活于一体的区域中心。

500年来,凌家滩的祖先祭祀祖先,雕玉烧陶,种水稻,养猪养狗。先民们的生产生活画面和审美情趣,给今天的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引起了大众的浓厚兴趣。安徽省博物馆副馆长雷修佛介绍,此次,故宫博物院珍藏的27件凌家滩文物巨型石碑、三角叶摆件等“回到故乡”团聚,实现了凌家滩遗址出土文物的首次集中“亮相”,也为参观者更全面地呈现了凌家滩的历史风貌。

策展人孟芊向观众介绍了许多重要展品:来自故宫博物院的巨型石霰,在其身体中间装饰有一对实心钻孔,重4.25公斤。兔形玉梳背,可爱灵动,饰以玉冠。大玉猪,由玉的自然形态雕刻而成,是我国考古发现的最早、最大、最重的猪形玉雕。月牙形石矛是凌家滩发现的唯一一种刻有符号的石矛。浅浮雕制作的玉人雕像,以直观、真实的形象展现了凌家滩人祭祀活动和精神世界的朴素面貌。玉龙作为中华文明最具象征性的符号,是中国历史文化的信息载体。“鹰-猪-孙”组合的玉雕,在一定程度上展示了凌家滩文化玉器的精湛工艺、写实的审美心理、崇尚“万物有灵”的宇宙观念和富有想象力的创造精神...

这是凌家滩与其他史前文化互动的全景展示。

灵潭文化、红山文化、良渚文化并称为中国三大史前玉器文化中心。灵潭遗址出土的1100多件高规格玉石石器,种类繁多,造型独特,精美绝伦。最耀眼的代表玉器如玉盘、玉人、玉鹰、玉龙等,其思想和历史价值、工艺和艺术造诣都是独一无二的,代表了新石器时代长江流域玉器文化的最高水平,标志着长江下游的巢湖流域是中国古代文明的发祥地之一。

在这次展览中,红山文化和良渚文化的精美文物也相互竞争。其中,一块名为“红山瓒形玉龙”的玉器更是引人注目。红山瓒形玉龙,体卷曲如环,头尾切如瓒。据孟芊介绍,这块龙形的玉龙是红山文化中最具代表性的物品之一。它是首次正式的龙形玉龙考古发掘,对红山文化玉器时代的最终确定起着决定性的作用。红山玉龙、红山青鸟、良渚玉冠摆件等20余件精品文物,与凌家滩玉龙、玉鹰、玉冠摆件进行类比展示,展示了中华文明的多样性、复杂性和融合性。

除了红山转玉龙和凌家滩玉龙有相似之处,湖北后石家河玉龙也和凌家滩玉龙十分相似,这进一步证明了中华文化源远流长。在展厅里,观众还欣赏到了与凌家滩文化同处长三角地区的崧泽文化、北洋营营文化、薛家岗文化等珍贵文物。相似文化因素的类比展示对于探索长江三角洲文化群落的形成具有重要的当代价值和现实意义。

上世纪80年代,大考古学家苏先生曾把中国几千处新石器时代遗址形容为深夜里的“满天繁星”。植根于江淮沃土的凌家滩,独特而包容,无疑是遥远夜空中璀璨的星光。

免责声明:该文章系本站转载,旨在为读者提供更多信息资讯。所涉内容不构成投资、消费建议,仅供读者参考。

  • 精选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