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生活网 > 文化 > 内容

四个“新”,让传统文献活起来

时间:2022-12-09 17:53  来源:网络  阅读量:13773 

地方志是在一个地方系统地描述一切事物的地方文献。《江苏图书馆地方志编纂》是江苏图书馆六大版本之一,涵盖了江苏历代所有行政区域的地方志,从省级志到州县志。它完整地记录了江苏两千年来的历史风貌,展示了江苏作为地方志强省的历史地位。近日,记者采访了主编和地方志编纂团队,了解地方志编纂的过程、目标和背后的故事。

总规模超过300册,已出版288册。

《地方志》由江苏省地方志办公室编纂,齐冠山、左建伟、张乃格为主编,桑辉、龚冠礼为副主编。省地方志系统的部分地方志整理人员和南京图书馆、南京大学、南京师范大学、江苏凤凰出版社的数十名专家参与了编纂。“地方志编纂”目前进展如何,明年有什么计划?据省地方志办公室旧志整理中心主任张乃格介绍,地方志编纂分为省部、地县部、专志部和附录四个部分。选取全省各级地方志约250种进行影印出版,总规模300余册。这项工作从2016年开始,在方案制定、基础书收集、摘要撰写的基础上,于2018年公布了第一批成果。截至目前,省级部门、江宁府部门、苏州部门、常州部门、镇江部门、扬州部门共出版旧地方志115种214卷。《扬州府署(下)》、《淮安府署》、《徐州府署》和《地方志》即将出版,共74卷55种旧志。总共出版了170种旧志288卷。除附录外,已完成约80%的出版任务。

张乃格说,按照目前的进度和总体工作计划,《地方志》明年将在徐州府署和直隶府署选编出版。其中,直隶州厅包括太仓州、洋县、海州县、赣榆县、沭阳县、通州县、如皋县、泰兴县、南通县、海门直隶厅、泗州县、盱眙县,共计12个州县40种旧方志。至此,原计划影印出版的旧记录基本结束。从2024年开始,全力以赴编纂附录《江苏省地方志总目次》,力争提前完成地方志选编出版任务。

四个“新”——地方志编纂的四个特点

地方志有什么特点?按照张乃格的介绍,通过地方志的编纂出版,可以让传统文献活起来,其特点可以用四个“新”来概括。

首先是发掘一批旧唱片集《新世界》。《中国地方志联合目录》是检索我国现存旧方志收藏单位最系统、最权威的工具书。记录的收藏单位包括各省、市、自治区的190多个公共和科研单位、高校图书馆和博物馆。在收集原始图书的过程中,我们发现仅在江苏省档案馆和全省档案系统中就有100多种江苏省旧方志,这些都没有反映在《中国地方志统一目录》中。这些发现极大地扩大了我们旧志书籍的积累,也为以后影印旧志时的选书、比较和补书提供了更多的余地。”张乃格说。

其次,出土了一批地方志“新古籍”。据张乃格介绍,地方志除了记载行政区划的省、府、州、县等综合性“通志”,还有记载具体事物的水利、衙门等部门的“专志”。然而,在整理旧方志的研究实践中,这类方志往往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这次的地方志编纂及其较早的项目《江苏省地方志全书》,选取了《中国地方志联合目录》中没有记载的南河志、吴中水利总志、江南水利志、江苏海棠新志,以及嘉靖、康熙、雍正、乾隆、嘉庆、光绪、明朝的两淮盐法。

三是“拼出”一批旧记录的“新版本”。和现代出版一样,古籍的印刷有时也会出现缺页、倒页、页码错乱等错误。再加上年代久远、纸张老化、火灾水害等原因,水毁、虫咬、破损、缺页甚至奇闻异事屡见不鲜。“影印出版时,每当遇到这种现象,就必须用其他完善版本的相应页码的电子文本来代替,出版界称之为增补。可以说,通过这次编纂,我们‘拼出’了一批‘新版’旧志。”张乃格说。

第四,克隆了一批珍贵的“新身体替身”。旧地方志是指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的地方志。由于年代久远、战乱、自然灾害、自然老化等因素,许多旧志成为孤本和残迹。而且分散在全国近200个单位,还有一部分流失海外,使用起来很不方便。以今天的淮安、宿迁地区为例,有郑德的《淮安府志》、天启的《淮安府志》、万历的《宿迁县志》、康熙的《宿迁私志》等等。《西游记》作者过去一直有争议,胡适用《淮安府志天启》资料证明《西游记》作者是吴承恩。“所选地方志中,约有十分之一是孤本。这些善本、善本、善本,普通读者很难看到。通过“克隆”,语境工程让成千上万的“深闺”记录得以化身。读者不用东张西望,只看这些‘身双’。”张乃格说。

“副产品”让江苏图书馆蓬勃发展。

旧志摘要属于目录学范畴,是一项学术性很强的工作。看似无聊,却往往因为纠正了之前的错误而“开心”。

在地方志编纂方面,苏州市地方志办公室二级调研员陈负责编纂《江苏省地方志大全》中的部分苏州旧志。苏州各县旧地方志约占全省旧地方志的四分之一。陈主要指徐福先生主编的《江苏旧志提要》。经查,他在《江苏旧志提要》的苏州部分发现了一些错漏。比如《武君志》提要中提到,帮助范成大编纂《武君志》的三个人的名字都是错的,原著“公夷、滕茂、周南侯”。据吴君之正文中的六条语录和张君恒的后记及吴崔的《后志》,龚义正正在撰写中。据《姑苏志》、《伊藤传》和《周南传》,正写成和。再如,《震泽编》提要提到宋代朱厝采太湖石,将“朱厝”误为“朱缅”。

在旧记录的影印中,基书的补充是重要的一环。补充是指所选基础书出现缺页、虫蛀等现象,在其他图书馆更换为同一本书的相同页码,从而形成完美的一本书。凤凰出版社编辑王健给记者讲了一个纠错的故事。

历史上有两个清河县,一个在河北省邢台市,今天也叫清河县,俗称“北清河”;还有一个在江苏省淮安市,俗称“南清河”。这两个清河县都有自己的地方志。

收录地方志最多、最具权威性的《中国地方志统一目录》被混淆,台湾孟主编的《北清河县志》被误认为江苏的《北清河县志》。《嘉靖清河县志·南清河》中,国图只有纸质抄本,上图和南图只有不能用的胶片。经过仔细考证,只有地方志编纂有孤本。

在编纂的过程中,诞生了一批“副产品”。据陈介绍,2021年6月,苏州市地方志办公室将汇总出版《苏州旧志提要》,该提要是历年来《江苏旧志提要》苏州部分的补充和汇总。“可以说,这本书是江苏图书馆出版的《江苏历代方志全集》的‘副产品’。”陈对说:

对于这些“副产品”,张乃格称之为“溢出效应”。据江苏省地方志办公室主任左建伟介绍,为积极协调文脉工程,江苏省地方志办公室先后遴选出版了《长江历史地图集》、《江南大运河历史地图集》、《江苏古城地图集》等古籍,组织了《江南志》的整理工作,并于今年与省住建厅联合编制了《江苏古城地图集》。这些“副产品”让江苏图书馆这棵参天大树更加郁郁葱葱,生机勃勃。

免责声明:该文章系本站转载,旨在为读者提供更多信息资讯。所涉内容不构成投资、消费建议,仅供读者参考。

  • 精选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