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生活网 > 消费 > 内容

长三角春运江湖|客轮时代、绿皮车时代和高铁时代

时间:2024-02-09 09:24  来源:东方网  阅读量:16716 

“春运”一词最早出现在媒体上是1980年。长三角的春运,我们从1980年说起,可粗糙地划分为三个层次:客轮时代、绿皮车时代和高铁时代。

长三角春运江湖|客轮时代、绿皮车时代和高铁时代

客轮时代的代表线路,我们首推上海到宁波,因为宁波人在上海的比例之高可能超出你预料。

绿皮车时代的代表城市,我们选择了阜阳,因为从上世纪90年代起,阜阳一直是长三角地区务工返乡者的重要去向。

至于高铁时代,长三角地区彻底成了一张网,城市间的距离被铁路不断拉近着。

不管在哪个年代,只有一件事从不改变,刻在DNA里的渴望:回家与团聚。也正是在这样的熙来攘往间,长三角这个纯粹的地理概念,变成了如今热门的经济、文化概念。

客轮时代:开往宁波的船

宁波人在上海的比例之高,有这样一组数据能说明问题:“1948年上海人口498万时,本地人只有75万,而宁波人约100万上下,数量远超本地人。”

早年的南京路商街,那些大大小小的专营店,邵万生、老正兴、三阳南货店、蔡同德堂、培罗蒙西服店……大多是宁波人开的。

到了春节,这些商人们是肯定要回家的,虽然在1957年,上海到宁波就通火车了,但路程远、车次少、票难买,反而不如乘船来得方便。而且一到春运,铁路运力根本不够,车站只能租用载货的棚车来运人,俗称闷罐车,里面没有座椅,只能站着或蹲着,经历过棚车的人感叹,拥挤得“连每一寸空气都要争夺”。

1981年的春节前夕,为了让宁波人更便利地回家,上海市海运部门抽调了一艘7500吨级大型客轮“长力”号投入春运,旅客要先乘船10个半小时到镇海,宁波市公交部门再安排车辆把乘客接运到宁波市区。同样,去江苏南通、泰州等方向,也是要通宵坐船的。

当时的十六铺码头一到春运就人山人海。1982年的春运期间,有天因为大雾影响,码头一下子就积压了35条客轮,旅客达6万多人。

不过,随着铁路的大发展,1990年代,“水上春运”就越来越冷清了。

2000年6月,萧甬铁路全面提速,上海到宁波最快的旅客列车T15次,运行时间由原来的5个半小时缩短到4个半小时,很快又缩短到4小时以内。

就在第二年的夏天,经营了140年的申甬线彻底停航了。在上海打拼多年的“老宁波”们也都习惯了火车返乡过年。

但不能否认的是,那么多年的“水上春运”载着无数宁波人往返于上海、宁波,为上海的商业繁荣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火车时代:开往阜阳的绿皮车

时间来到1990年代,在转型市场经济的时候,阜阳成了长三角春运里的一个重要“角色”。

1995年,《解放日报》曾报道,“阜阳成为民工新源头”。文章中说,除了阜阳地区的民工以外,从湖北、河南等地到阜阳中转的民工也不少。

在上海和阜阳之间还没有开通高铁或动车的那些年,每到春运,“绿皮车”就是春运线上的主力,从各地调来的增援火车一列又一列。

没有改造之前的绿皮车厢,是靠手动关门的。一到春运,车门口人多拥挤时,外面的人必须推一把,车门才能关上。为此站台铁路职工还有“关门小组”,关键时候上来帮一把。

现在的年轻人肯定没见过,春运高峰时候,坐绿皮车经常挤不上去,不少人还会选择翻窗户。这种时候,大家都会尽力帮衬一把,车外的人帮着往里推,车内的人帮着往里拉,就在这数不清的推拉中,实现了无数人回家过年的愿望。

当然,后来的绿皮车都升级过了。2007年春运前夕,上海铁路局已经完成了164辆“绿皮车”的改造工作,其中阜阳等方向的列车成为此次改造的重点。空调、水龙头、“梳妆台”都进行了改造或更换。从上海到阜阳的绿皮车,是要坐12小时左右的,这样一来,环境更卫生、空气更清新了。

时间来到2019年末,铁路上海站首开亳州、阜阳、南阳等城市高铁列车,结束了多年来上海阜阳只有普速列车开行的历史,当时高铁开行后,上海虹桥至阜阳西最快仅需3小时48分钟,本来普速列车到阜阳需要8个半小时,高铁的运行时间较普速列车缩短一半以上。

不过,说到绿皮车,今年春运的风雪天气,让绿皮车又上了一次新闻。不少网友在问,为什么绿皮车反而不受冰雪天气的影响,比高铁跑得更快了?

这是因为对高铁动车组影响最严重的“接触网覆冰”,对于靠内燃机驱动、蒸汽机驱动的“绿皮车”来说,几乎没有多少影响,加上它行驶速度较慢、铁路工人又连夜抢修,影响就更小了。

今天的故事:长三角密集成网

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许多年过去了,长三角的铁路密集成了网。上海虹桥、南京南、杭州东、合肥南等高铁站成了区域“新地标”。再后来,长三角高铁建设不断“加速度”,动车组成为旅客运输的主力军,其中“复兴号”更是越来越多。

以阜阳为例,目前已形成了阜阳至合肥1小时、至南京2小时、至苏州和杭州3小时、至上海4小时的交通圈,他乡与故乡的距离从天涯到咫尺,回家的路,越来越近。

变化太多了。

棚车临时运客的现象彻底消失了,而那些为了回家冒险扒车窗的故事,也就只留在了过去。

还有当年春节回家,钞票要小心翼翼“裤里缝”,随着网银时代的到来也不再有了。

纸质车票变成电子票、排队购票变成手机购票、扁担蛇皮袋变成行李箱背包……

当然,每年春运期间,寒冷天气依然如故。今年春运,长三角地区的许多班次,又是一趟风雪回家路。也许回家的班次被迫晚点,也许候车的过程有些漫长难熬,无论路途多么艰辛,但愿风雨兼程的赶路人都在除夕夜得以团圆、欢聚。

免责声明:该文章系本站转载,旨在为读者提供更多信息资讯。所涉内容不构成投资、消费建议,仅供读者参考。

  • 精选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