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生活网 > 财经 > 内容

酒鬼酒实力跟不上野心:前三季度股价跌幅最高、业绩变脸

时间:2023-10-08 10:22  来源:新浪  阅读量:11279 

营收净利双双下滑,3年新增1058家经销商,酒鬼酒还能翻身吗?

酒鬼酒实力跟不上野心:前三季度股价跌幅最高、业绩变脸

文/每日财报 杜康

前三季度,A股哪家上市白酒独领风骚?又是哪家白酒企业遗憾垫底?

根据同花顺Ifind统计,截止9月30日,20家A股上市白酒中迎驾贡酒以19.24%涨幅为例第一,而酒鬼酒以35.44%的跌幅垫底。而2020年酒鬼酒以年度338%的涨幅位列第一,2021年以36%的涨幅位列第五。

曾经的优等生酒鬼酒为什么在2023年被投资者抛弃?

最直接的诱因是今年酒鬼酒营收和净利润面临7年来首次的双双下滑。

《每日财报》注意到,自2015年傍上中粮集团的“大腿”以来,酒鬼酒便搭上了发展的快车道,2021年公司营收突破了30亿关口,但在经历了高速发展阶段后,酒鬼酒在2022年迎来了营收净利增幅的大幅放缓,进入2023年更是一落千丈。

去年6月,中粮酒业党委书记、董事长、总经理兼酒鬼酒党委书记、董事长王浩在2021年股东大会上称,尽管酒鬼酒在中粮版图里占比确实太小了,但中粮不嫌酒鬼酒小,“按照我们既定的策略下去,未来100亿绝不是梦”。不过,按照酒鬼酒目前这种大踏步倒退的现状来看,100亿目标似乎只能是停留在梦想阶段了。

01

业绩大变脸

《每日财报》注意到,在8月30日晚间,酒鬼酒发布的2023年中期财报中,公司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5.41亿元,同比下降39.24%;归母净利润为4.22亿元,同比下降41.23%;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更是大降72.35%,只有0.83亿元。

在20家白酒上市企业中,酒鬼酒的营收跌幅最高,归母净利润跌幅仅次于水井坊。据财报数据,水井坊2023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5.27亿元,同比减少26.38%;实现归母净利润2.03亿元,同比减少45.15%。所以,如果要“比惨”的话,酒鬼酒无疑是今年上半年业绩增长最惨的酒企。与此同时,这也是自2017年以来,酒鬼酒首次中期业绩下滑。

酒鬼酒是一家以馥郁香型为主的白酒生产企业,产地位于湘西土家族苗族地区,有着“一口三香”的美称,在湖南与武陵酒齐名,旗下有“酒鬼”、“内参”、“湘泉”三大系列产品。今年上半年,这三大系列产品的营收占比分别为28.64%、54.88%、2.34%,分别为酒鬼酒贡献收入4.41亿元、8.46亿元、3603.35万元,下滑幅度分别为31.67%、42.46%、76.69%。

除此之外,在酒鬼酒的财报中,就连营收比为13.88%、0.25%的“其他系列”与“其他业务”的营收,也都分别下降了17.15%、48.24%。换言之,在酒鬼酒今年上半年业绩的崩盘中,没有一项业务幸免于难。

事实上,酒鬼酒中期业绩大幅下滑前,早有预兆。据财报数据,今年一季度,酒鬼酒的业绩就已经出现了下滑,当季营收9.65亿元,同比下滑42.87%;归母净利润3亿元,同比下滑42.38%。

作为白酒行业中的一匹“黑马”,酒鬼酒曾在2019年至2021年取得过极其亮眼的表现,尤其在股价方面,短短三年时间酒鬼酒就从最低的13元一路攀升到最高的275元,股价涨幅高达20倍。

然而,伴随着白酒行业迈入下行周期,各大酒企股价均有所调整,酒鬼酒也不例外。最近两年,酒鬼酒跌跌不休。去年酒鬼酒大跌35%,今年至今又重挫35%,目前股价已逼近年内低点,短短两年时间该股跌幅近七成,其跌幅明显大于同行。去年10月至11月,公司多位高管增持股票,然而并未阻止股价的下跌。

02

隐患早已存在

财报发布后,对于如此不堪的业绩,酒鬼酒给出的解释是:2023 年上半年白酒消费场景得到一定程度恢复,但白酒行业依然处于周期性调整阶段,且消费复苏仍有不及预期的风险;上年同期业绩基数较高,公司今年主动进行费用改革,费用投放重心由渠道端向终端转移,强化终端动销,短期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业绩出现波动。

《每日财报》梳理上半年20家白酒企业营收状况发现,显然这样的解释并不符合实际,因为上半年20家白酒企业,营收增长的中位数为15%,利润增长率的均值为16%,当年与酒鬼酒不相上下的舍得也实现了营收利润两位数的增长,而且舍得去年的基数更高。也因此《每日财报》认为,根本就不存在所谓的市场行情不行,所导致的业绩不行这一说。

事实上,回顾来看,酒鬼酒如今的处境早在2021年就已经埋下了隐患。那年,酒鬼酒的业绩表现与今年上半年可谓完全相反。资料显示,2021年酒鬼酒营收为34.14亿元,同比大增87%,净利润为8.93亿元,同比大增82%。

在白酒上市企业中,酒鬼酒那年的整体业绩增速,是“增长王”般的存在。而且,此前四年,酒鬼酒也是一路高歌猛进。彼时,行业已经在加速分化,在存量竞争的市场,两个“酒王”贵州茅台与五粮液,2021年的营收增速尚不到16%,净利润增速不到18%。

不止如此,2021年酒鬼酒的经销商增加了493家,共计1256家。而在2019年年末时,其经销商总数也不过才528个。也就是说,2021年新签的经销商,跟2019年年末时总的经销商数量,差不多。

之后,从2020年到2022年,酒鬼酒的经销商历年新增数量依次为235个、493个、330个。三年累计新增1058个。经销商数量虽然在疯狂的增长,但库存积压也在不断增长,而这对于企业的长期发展来说,不利因素非常大。根据半年报,截止今年6月底,公司成品酒库存高达5708吨,相较去年同期的4612吨高出了24%。

随着渠道库存的积压,经销商打款意愿受到影响,产品价格动荡甚至倒挂,最终都反映在了业绩上。有报道称,内参酒批价已从2021年的850元左右下跌到目前的750元左右,52度酒鬼酒红坛批价从300元下跌到285元。这也是为何今年以来,价格倒挂、渠道库存积压等类似报道,在酒鬼酒身上时有发生的原因。

03

实力跟不上野心

2019年的全国春季糖酒会期间,酒鬼酒提出了要重回白酒第一阵营愿景,并喊出“短期30亿、中期50亿、远期100亿”的宏伟目标。同时,酒鬼酒还想将内参酒打造成继茅台、五粮液、国窖1573之后的第四大高端品牌。

之后,通过不断调整价格,在2019年的时候,52度500ml内参酒的零售指导价,就涨到了1499元,价格堪比飞天茅台。《每日财报》发现,目前在酒鬼酒电商旗舰店,内参酒的标价虽高达1800元,但促销价格为999元,而其他店铺的售价才为800元左右。

很明显,无论是在规模还是在影响力上,酒鬼酒与茅台、五粮液这些“名酒”都有着很大差距,并不是凭借一腔热血就能够闯进白酒第一梯队的。

白酒行业资深分析师蔡学飞此前曾就表示:“作为一个区域品牌,酒鬼酒这几年的高增长,其品牌力是难以支撑的,尤其是定位高端的内参酒,酒鬼酒很难短期内在全国范围内支撑起这款千元产品。所以,市场一旦有波动,酒鬼酒就会受到很大的压力。”

也因如此,酒鬼酒将2023年定位为了战略调整年。国泰君安在研报中指出,从2020年到2022年,酒鬼酒更重视渠道扩张,但是,伴随着体量的上升,公司遇到了瓶颈。2022年下半年,酒鬼酒针对内外部形势开始转变战略,将2023年定调为调整年,战略重心由渠道转向品牌。

但是就茅台的发展经验来看,想要成为行业内的一线品牌,需要的不仅仅是战略上的布局,而是多种因素共同造就的结果。茅台讲了多少年故事,才成为了今天的茅台。总之,在《每日财报》看来,靠着经销商压货而产生的高速增长,到头来终究是空中楼阁,而拥有野心、抱负的背后,依旧是靠实力去支撑、去实现。

免责声明:该文章系本站转载,旨在为读者提供更多信息资讯。所涉内容不构成投资、消费建议,仅供读者参考。

  • 精选图集